您好, 欢迎使用 联城汇 ! 服务热线:0755-23613839
  • 千亿负债重压,网红曲江卸妆
  • 来源:经济观察报 | 作者:张延龙 | 发布时间:2020-05-24

    分享到:

  •       不久前,因游客在西安的大雁塔北广场、大唐不夜城等公共区域使用三脚架或手持稳定器拍照留念时需要“报备”,曲江新区再一次陷入争议,被称作“自带网红体质”。
      
      5月17日,曲江大唐不夜城官方对游客和广大市民回应说,“自2018年6月22日大唐不夜城改为步行街以来,为避免三脚架拍摄在人流量较大时占用人行通道或设备携带中碰伤周围游客等安全问题,我们会安排工作人员引导游客择点避流拍摄。报道中暴露出的问题,反映出我们执行工作教条,对于工作准则培训不利导致理解不够,没有有效的动态调整,在这我们对给您造成的不便深表歉意。”
      
      貌美动人的不倒翁小姐姐仍在招手,为曲江带来持续的线上和线下的流量,然而在疫情之下,这里的热度已显著的不如从前了。曲江新区经济发展局的数据显示,今年1—4月,曲江新区限额以上消费品零售额同比增长-37.2%,仅占西安全市比重1.2%。
      
      网红景区的账本
      
      过去几年里,为了打造这条西安最具网红气质的步行街,曲江投入巨大。人们看到的光鲜亮丽,比如闪烁的彩灯,以及每年以数亿元计代价购买的街头表演、文化活动,只是投入的很小一部分。2019年11月,曲江文投以超过10亿元代价收购了位于这条步行街的海航系旗下的两处物业资产——曲江购物中心、民生百货所持有的华平置业和华城置业,以便对街区进一步统一规划运营,这两处资产的交易金额为11.86亿元。
      
      曲江文投的大股东是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文化控股),曲江文化控股是曲江新区管委会旗下最重要的资本运作平台。刚刚过去的2019年,曲江文化控股的总负债首次突破了千亿规模——负债合计1053.7亿,其中流动负债678亿。
      
      在去年一季度,曲江新区管委会通过对曲江文化控股的子公司曲江金控进行增资,曲江金控不再被曲江文化控股合并报表,使得曲江金控这家近来频频在资本市场出手并购的公司债务规模无从被外界窥知,但仅仅曲江文化控股一个平台就超过千亿级的负债规模,仍显示了曲江系的巨大债务压力。
      
      不过,真正的压力或许并非来自于疫情之下旅游和文化消费行业的下滑。尽管曲江是以文化和旅游产业作为主导产业,但多年来,相关业务在曲江文化控股的经营收入比例中占比并不高。
      
      以2018年为例,当年曲江文化控股营业总收入 135.89 亿元,其中,文化旅游经营收入 25.52亿元,仅占营业总收入的 18.78%,这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公司与曲江新区管委会签订的景区代管协议,即曲江新区管委会每年向公司支付景区管理和运营补贴,文章开头所提到的大雁塔北广场即属此类。
      
      在相对市场化的文化产业领域中,2018年,曲江文化控股在影视领域实现业务收入1.97亿元,文化演出领域业务收入0.39亿元,出版传媒领域0.41亿元,相比于百亿级收入规模,可谓微不足道。
      
      事实上,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的收入占比都超过了文化旅游经营收入。2018 年,曲江文化控股景区基础设施建设收入 65.88 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 48.47%;其次为房地产收入 30.67 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 22.57%。
      
      房地产业务是曲江文化控股通过自己持有的一部分土地和开发商合作开展的,譬如万科创意谷,融创曲江印,均属此类。这类合作中,曲江文化控股以土地出资,并获享项目开发收益。
      
      更重要的业务是景区基础设施建设,简而言之,即由曲江新区管委会作为委托方,委托公司进行区域内城市及景区基础设施及配套项目建设并签署合同,曲江文化控股收取代建管理费或等待建成后由委托方回购。
      
      也就是说,要纾解千亿规模负债压力,曲江文化控股主要需要依靠的是曲江管委会的买单支付能力——无论是景区基础设施建设,还是景区代管收入。在疫情中,相关文化旅游业务的收入尽管有可能受到一定的影响,但具体到其所占业务总收入的比例来说,影响并不显著。
      
      开发区的财技
      
      繁华盛景,光彩流动,往往炫人眼目,掩盖了真正的资本逻辑。很多人都注意到,近两三年来,西安土地市场人气旺盛,挂牌成交土地的楼面地价一再走高,但曲江新区已经很久都没有大规模的土地挂牌出让了。
      
      开发区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两部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前者主要来自于税收,后者主要来自于土地出让所得。在2018年,曲江新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2亿元,政府性基金收入则达到了80.3亿元。
      
      依靠土地财政的支撑,开发区以曲江文化控股这类公司为资本平台,可以源源不断的滚动建设、扩张,但历经多年建设,曲江新区一期、二期已陆续被景区和房地产开发项目填满,已再难通过推出大规模的国有土地出让来获得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在2018年曲江新区政府性基金收入达到了80.3亿元,但在西安高新区、经开区、国际港务区、浐灞生态区等几个重要开发区中,曲江是唯一一个政府性基金收入负增长的开发区。
      
      特别是在2019年,曲江临潼旅游管委会被撤销,这使得以土地出让为支撑的财务状况不容乐观。2019年6月6日西安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终止曲江新区管委会、临潼区政府共建“临潼旅游休闲度假区”的合作协议,撤销“曲江临潼旅游休闲度假区管委会”,原度假区的规划方案已经终止,目前正在按照统一要求,进行国土空间规划工作,项目建设内容也要根据未来的规划来具体实施。
      
      在曲江一期、二期之外,曲江外扩的各个板块中,大明宫板块已完成基本开发,楼观台板块则限于地处秦岭,很难开展房地产业务,曾进行大量投资的临潼度假区板块,一度是曲江未来有可能供应大量土地的支撑点。
      
      这也是许多开发区的共同困境——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非独曲江,在中国,大量的开发区都走着一样的路:以土地财政为支撑,通过下属的资本平台,负债,开发,扩大负债,扩大开发……然而规划区域总有限度,滚动发展也总有尽头,有的开发区一再扩区,有的已捉襟见肘,有的则还没走到这一步。
      

      有人认为开发区在完成经济建设开发的使命后,应该逐渐退出,但这只是个理想的说法,无法处理现实中愈来愈庞大的债务。有人说张江高科、中关村都已经顺利完成了资本运作的转型,但对于更广大的开发区群体来着,这些转型往往是“看得懂,学不成”。在眼下,千亿负债承压,曲江将面临新的求索,我们期待着它能趟出一条有意义、可借鉴的新路。




  •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 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关注联城汇旅游

    扫一扫关注我们吧!

展开